新聞版塊
對話唐周敏:光伏進入尋常百姓家的這六年
2020.12.14
“作爲光伏企業來講,對于社會做貢獻,就是做好企業本身,這是本分。在這個基礎上,要去回饋社會,要盡量多去做對社會有益的事情。”對于正在努力推動的光伏事業,唐周敏是這麽說,也是這麽堅持做的。


農村,每當提到這個詞,AG和记首先聯想到的是多少地、幾只家禽、一對老人的一輩子。
光伏在中國發展雖有20多年,但要在老百姓“靠天收”的清單上再加一個光伏,這會讓他們覺得匪夷所思。


有媒体早前指出,我国農村屋顶可安装面积约119.10亿㎡,光伏装机潜力约3.57亿kW,发电潜力约3573亿kWh。但实际上,这些屋顶大部分处于闲置状态,老百姓只有在秋收的时候用它晒晒粮食、蔬菜,这已经是能发挥好的价值。


成熟的户用光伏技术,大量闲置的屋顶,老百姓的守旧,让许多像唐周敏这样的光伏创业者不得不从长计议,思考農村户用光伏如何破局。

破局:改變可以改變的

2014年,唐周敏在合肥開始了他的光伏破局探索之路,“四縣一市”都是他的目標版圖。但現實很骨感,在家裏,他的創業受到父母反對;在外,他們的業務廣受朋友、鄉親的質疑。

面對眼前的一道道阻力,他的心裏只有一個念頭:接受已經發生的,改變可以改變的。
他和他的團隊潛心分析了造成阻力的幾點原因:一是當地沒有可參考的成功案例;二是老百姓對光伏不了解;再者,黑心商以光伏名義設局圈錢,擾亂市場。據此,他們也制定了相應的“清障”計劃。

首先,唐周敏從無到有,在自己父母老宅的屋頂上建起一座3kW光伏電站,並網後第1天發了18度電,加上當時0.42元/度的補貼,這筆新增收入讓他的父母又驚又喜,也讓裝光伏能賺錢的消息在鄉鄰間不胫而走。甚至還有十裏八鄉的人上門來看,以確定這是真事。


其次,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,唐周敏和他的團隊定期入鄉搭台科普,入村入戶交流,將企業元素與光伏科普的公益行動結合起來,既實現了光伏掃盲,避免老鄉再被欺騙,又能給有條件的農戶裝上高品質的光伏系統。

行得正,才能走得远。唐周敏树立品质意识,始终坚持诚信为本的质量管控原则,用一点一滴的行动影响老百姓对光伏設備品质的重视。“这一点少不了供应商阳光电源给予的支持,他们经常派驻人员给AG和记进行技术知识培训,随同AG和记入乡科普,在业务范围之外为AG和记和老乡出方案、出主意。”

開拓:陽光下的財富

5年間,伴隨著持之以恒的行動,有些農戶陸續開始接受這一新事物,從鄉村的上空俯瞰,一棟棟黑瓦屋頂上多了一抹抹藍色。
當一系列開拓行爲成爲習慣,則其不知不覺就成爲撬動社會進步的泉源,尤其是面對突如其來的難題。
2020年上半年,一场疫情打乱了复工复产计划,让農村多了许多在家待业的青壮年人。与此同时,这场疫情也催生了人们对稳定收入的渴望。
2020年4月,發改委發布新戶用補貼政策,建設規模達6GW,度電補貼爲0.08元/kWh。
一邊需要開源增收,一邊是許諾的政策保障,讓“裝光伏”成爲人們一拍即合的選擇。
此前在唐周敏的开拓下,一批先尝到甜头的老乡,自发成为光伏代言人,接待乡邻乡亲到自家屋顶上看光伏电站的发电和运行情况。很快,光伏像香饽饽一样在農村成为一种风尚。
采訪期間,筆者在唐周敏的帶領下,就近來到老吳家。
“小唐人不錯,如果要在屋頂上裝光伏,一定要讓他們來做!” 老吳對唐周敏安裝的光伏系統非常滿意,所以逢人就推薦。


“我家这5kW电站运行4年多了,年发电量多时达5900多度,自己用不完还可以卖给电网。除了师傅常规巡检,系统设备从未出现过故障,像这台阳光电源的户用逆變器运行稳定的很,平时AG和记都不管它,省心的很。”
基于良好的口碑,唐周敏的AG和记光伏目前已經發展成爲安徽區域的光伏貿易商,業務範圍從合肥的“四縣一市”輻射到全國,今年疫情下的業務銷量是去年的10倍之多。這些發展及數字的背後,是越來越多的閑置屋頂被利用起來,越來越多的家庭裝上光伏,用上清潔電力。


堅持:未來任重道遠

走在鄉間小道上,唐周敏不時迎來老鄉的熱情招呼,“小唐,來我家坐坐,喝口茶”。而在六年前,這一幕是截然相反的。
曾經守著田地和家禽的老百姓,如今又多了光伏這條生財之路,不僅日子好了,心情好了,眼界也被打開了。
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,這是一個正在崛起之大國的初心,也是每個光伏人的決心。
“未來任重道遠,AG和记不仅要让光伏进入百姓家,更要让它进入千家万户!”唐周敏说道。